叼嘿视频软件免费下载

♂? ,,

都是金属的房间内,一切都显得冰冷。

地板,空气,身体。

有多少具呢,三十具?四十具?还是更多……满房间的都是尸体。

他们的年纪不大,大概是七岁到十一岁的区间?

就只剩下一个了。

还能够站起来的一个……手上拿着的是吃饭用的银色的叉子,叉子上还滴落着鲜血……窒息的感觉。

忽然间,房间的一堵无法打开的金属门突然间打开了,并且映入了强光。

强光之前,有几道高大的人影,光拉长了影,像是恶魔的触手,一下子伸入了房间之内。

“这个房间活下来的小鬼就是吗……一小时零七分,赶在氧气耗光之前了,还不错。可以进入下一轮的房间了。下一轮时间会更短,拼命地恢复体力吧,不然可能会沦为失败品……就像这些倒在脚下的失败者一样。”

哐当——!

那是银色的叉子,落地的声音。

张颖清爽的初秋时光

……

……

猛然睁开的眼睛,还有一瞬间的深呼吸,贪婪的就像是想要把世界上所有的氧气都直接吸入身体一般。

活着了。

……

当尼禄醒来的时候,俱乐部的大堂依然是安静的。

她一下子就盘坐了起来,然后打量着四周。

“哟,美丽的小姐姐。还有……正义的小哥。”

算是朝着不远处正在看书的女仆小姐打了个招呼——当然,优夜也有很有礼貌地点头回应了一下。

“祝贺您醒过来了,尼禄小姐。”优夜微微一笑,起身并且走到了尼禄的面前,“手臂我已经帮给接上了,神经也有好好地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应该没有遗漏的。当然,如果尼禄小姐觉得还有不舒服的地方,我可以继续调整一下。”

手掌按在了原本断掉的肩膀的位置,随后手臂略微地抡了两圈之后,尼禄显得相当高兴地道:“这技术比会所好多了,一点别扭的感觉都没有。真的是帮大忙了,原本还以为以后要用一只手来吃饭的说。”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随后把那用来装载灵魂的盒子交还到了尼禄的手上。

“撤退的费用还有治疗的费用已经扣掉。”女仆小姐此时轻声道:“当然还有剩余的……需要我给您推荐几样等价的东西吗?”

尼禄把盒子摇了摇,“还真是昂贵啊……就剩下一个了。不过算了,这附近似乎还有不少可以赚‘钱’的地方。”

“那,就祝愿您能够多赚一点了。”女仆小姐微微一笑。

“当然的啊。”尼禄也露出了笑脸,随后站起身来,活动着自己的脖子和四肢,“啊,肚子有点饿了,可以在这里吃顿饭吗?说起来还真是怀念啊,美丽的小姐姐的手艺。”

“不嫌弃的话,请稍等片刻。”女仆小姐点了点头。

招待客人,本来就是作为女仆的职责之一。

“没关系,反正现在也没有去的地方,我耐心一向很好的。”尼禄一下子坐了下来,伸了伸懒腰道:“说起来,可以顺便洗个澡吗?还剩下一个的话,借用一下这里的浴室应该可以的吧?”

“还真是大方的客人。”优夜淡然道:“不过只是沐浴的话,就显得有些多了……这样好了,就当作是这次买卖的赠品吧?”

“好咧!”尼禄直接站起了身来。

但此时。

“为什么……”

莫默的声音。

声音让尼禄与优夜同时朝着莫默看来——这短时间内他一直没有离开。到底为什么没有离开,是为了等待尼禄醒来,还是等待着什么,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清楚。

他实在想不出自己逗留下来的理由……只是单纯地没有受到女仆小姐的驱逐而已。只是……为什么?

“莫默先生,有什么事情吗?”优夜轻声问道,“哦,茶凉了,真是抱歉,我马上给您换新的。”

“不是!!”

莫默视线有些移开,他的手掌用些用力地捏紧了起来……即使已经见识过这美丽的女仆小姐那恐怖的力量,即使此时心中惊恐更多,“为什么还可以这样轻松地讨论这些事情?难道……难道这真的仅仅只是…只是‘货币’吗?”

优夜手掌抚上了自己的脸颊,偏了偏头,顺着莫默的视线看着放置在桌子上的盒子,“莫默先生说的是灵魂的事情,”

莫默沉默地点了点头。

优夜道:“可是上次,我不是已经告诉过莫默先生,这里的一些交易的规矩了吗?”

“我知道!”

莫默变得有些激动,“但是我还是无法相信!就算是亲眼看见了,还是无法相信!为什么……为什么前辈的店会做出这种东西!为什么……前辈他……他明明是那样的宅心仁厚,而优夜小姐又明明这样的高贵!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来?!”

“真是很感谢呢,莫默先生。”女仆小姐此时轻声道:“很高兴您对我主人的赞美。不过……所看见的就是这家店的真实样子,不存在虚假。任何人来到这里,付出相应之物,就能得到想要的东西。我们交易一切宝贵之物,而一直以来,人们所使用最多的就是……灵魂。”

“们……前辈他,收集灵魂,到底是为了做什么……”莫默忽然感觉有些冷。

即使这店内依然还是有别于外边严寒的天气,但冷意却打从心底内泛起。

“事关本店的机密,恕我不能解答您的这个疑惑了呢。”女仆小姐淡然道:“当然,莫默先生如果真的想要知道的话,也可以付出相应之物。”

“喔!我想知道!我想知道!给!”一旁的尼禄此时十分利索地打开了那装着灵魂的盒子。

“尼禄小姐,您调皮了呢。”女仆小姐此时笑眯眯了起来。

“好可怕的眼神啊。”尼禄缩了缩脖子,乖乖地把盒子给盖了回去。

但此时,却忽然想起了那大堂入口处铃铛的声音——并非是有客人进来,而是莫默此时直接从这里低头冲了出去。

优夜淡然地看了一看。

“正义的小哥,不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庆祝一下我死里逃生吗?喂~~~~”

尼禄叫喊了两句,随后看着优夜,耸了耸肩:“好像真的走掉了啊……不过话说回来,美丽的小姐姐,是不是有点严厉了?”

“因为本来就没有欺瞒的必要和打算。”优夜轻声道:“这位先生之前似乎有些误会,还是尽快地纠正过来比较好。”

“我去洗澡了。”尼禄打了个哈欠,站起了身来。

“您慢走。”优夜朝着尼禄优雅地躬了躬。

……

……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冲了出来……莫默低着头,一路地前冲,只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逃兵一样。

一口气跑过了好几条的街道,以修道者的特殊特质,这种运动量只是让他的身体轻微地发热起来,寒冷的当天里吹来的风,反而因此变成了凉风。

莫默吐了口气,白色的雾气从嘴唇与鼻子中呼出,这街道上此时并不冷清。

这里似乎是……尼禄与那两名强大的武者战斗过的地方。

如今那些浓雾已经散去,街道却同时也被封锁了,前后似乎都拉起了警戒线,同时还有不是大年夜值班的交警在这里看管着。

有记者在这里采访,但却被交警们挡在了街道之外……同时还有一些附近的居民,也从各自的住房中走了出来。

莫默在人群当中听到了一些交谈。

民众知道的事情并不多,似乎是一家三口发生了车祸,无一幸免……但远远看去,那发生车祸,也就是那出事的车子,此时却已经被交警用巨大的黑色帐篷给遮盖了起来,根本无法看见它的损毁情况。

与此同时,莫默还看见了两名给他的感觉不同于一般民警以及交警的男子……从这两名男子的身上,莫默察觉到了一些熟悉的味道。

他们的身上还佩带着小小的一个徽章……记得那位管理局的凌风队长身上似乎也有类似的饰物。

“是管理局的人……他们介入了这件事情吗。”

莫默在人群中看了几眼,便飞快地又自人群当中离开。

他听过师傅长河道人说过,管理局的存在处理管理道妖两界之外,许多时候还担当善后部门的角色,比方说处理一些发狂了的妖族破坏社会的事情,或者逮捕一些滥杀的堕入魔道的道人之类。

不知道这件事情最后会不会追查到前辈的身上……莫默下意识地想到。

只是他却很快就用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脸颊,自嘲道:“事到如今,还想着他做什么……”

……

那些一开始在浓雾中昏迷过去的人都已经陆陆续续地清醒过来了,事后到底会怎么处理,已经不是莫默打算关心的事情。

反正有着国家在背后支持的管理局在,要处理这样的事情,总是会有办法的吧?

青岛啤酒。

这是在回来的路上买了的……莫默其实很少喝酒的。

他此时已经回到了后来安置展儿的另外一家民宿的空房间当中,并且坐在了房间墙角的位置处,旁边已经有了好几罐喝空了的易拉罐了。

“明天就走吧……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莫默眼皮有些沉地看着床上的展儿,“有些时候真的羡慕,什么都不用烦。”

倦意渐浓。

忽然一些响声把莫默从即将的睡眠中惊动了过来……那是外边的风吹动了易拉罐撞向了床脚的声音。

莫默眼睛睁开了一下,有点儿茫然——但他很快就彻底地清醒了过后。

因为他看见了月光下一道拉长了的身影,此时正映到了房间的地板之上……莫默猛然朝着推拉玻璃门外的露台去看。

夜色微光之下,一道人影此刻正站在了这里。

“是!”莫默一瞬间酒意消。

这突然出现在此地的人,赫然是不久之前在宋家祖宅古井之下所碰见的那名带着青铜面具的神秘人!

与那日一样,对方仍旧带着古朴的青铜面具,负手而立。

莫默一下子朝着放置在旁边的黑色木剑抓去,暗自惭愧自己的警觉性的同时,也变得紧张起来……这神秘人到底是如何两次都找到自己的?

然而,当莫默的手掌即将伸到木剑前的瞬间,那神秘人却扬手弹指,放置在墙边的木剑便瞬间被一道指风弹开。

莫默又惊又怒,然而青铜面具的神秘人此时已经再次出手,指间极快地夹着了一张黄符,并且扬手射出。

那黄符顿时化作一束金光,宛如绳子一样,瞬间把莫默整个人都捆扎得严实起来——莫默此时直接倒在了地上。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现在的,像是丧家犬一样。”

青铜面具人此时缓步走入了房间当中,并且走向了床边的展儿。

“住手!想要做什么!”

“我只是取回一些必要的东西而已。”青铜面具人此时淡然道:“们以为,得到敕令是他的机缘福运。但对于我来说,不管是谁得到都一样……只要顺利地把它带出来就可以了。”

“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倒在地上的莫默此时显示跪着,然后才站立起来,鼓动着身的法力,想要睁开身上的捆扎——然而,以他的法力,竟是挣不开这道金光!

那神秘人此时朝着莫默看来,“很优秀,应该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只是这个世界把束缚了而已。很快……很快就会看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时代。”

“什么?”莫默一怔。

事实上,不管是在古井之下,还是这一次,莫默都从未在这神秘人的身上感受到一点儿的杀意。

不然的话,一开始他就可以不用等自己察觉过后,直接下杀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紧紧只是把自己捆着。

“那个人似乎不在这里。”神秘人此时却低声道:“那么这次,就没有人阻止我了吧……算是躲开了一劫吗。”

但莫默此时虽然无法挣脱,却猛然朝着这神秘人冲撞而已,用最简单和粗暴的方式。

“今天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神秘人此时淡然道:“但最好还是不要把气撒在别人的身上。”

青铜面具人此时一掌劈在了莫默的胸膛上,把他整个人都劈飞,撞在了墙壁之上。

莫默吐出了一口血,落地之后便直接昏迷了过去。

“准备的东西,差不多已经齐了,就还差……”

神秘人此时沉吟了一下,便一手一个,直接把莫默与展儿提了起来,从窗台外跳跃离开,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下。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