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沉淀只做精品一下载

韩国空军机队,飞在最前面的是一架F-35A。

作为世界最先进的五代机的驾驶员,这名飞行员对自己被围观非常不爽。

刚才好几次,他都想直接加速离开了。

毕竟,对一名飞行员来说,被非自己友军的其他飞机接近到身边这么近的距离,让他有一种格外不安的感觉。

更别说,这家伙还在口出狂言,说要“通过计算一招解决所有的飞机”?

你当人类真的潜力无上限,在极度愤怒之下,可以拳打飞机脚踢坦克吗?

就算对方是谷小白,也让他很不爽。

别人怕你,我可是开F-35的男人!

但就在此时,“寨师”的翅膀,突然断裂!

这会儿,双方的距离不超过100米。

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距离,如果不是为了拍摄,他们绝对不会靠近另外一架飞行器如此近。

300公里的时速,也就是秒速83.3米。

明眸皓齿清纯美女纯纯的美

留给飞行员的,就只有一秒钟的时间。

能够驾驶五代机的飞行员,真的是精英中的精英了。

他只花费了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去判断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该怎么办。

那一瞬间,他的肾上腺素飙升,身的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了。

他看到前方,那迎风飞来的寨师翅膀,看到了上方断裂的金属支架,即便是在当前的速度下,如果正面撞过来,也可能造成机毁人亡的下场!

该怎么办?

必须规避!

但是规避的话,这东西会不会撞向自己身后的其他飞机?

不过顾不了这么多了!

韩国一共从洛马买了40架F-35A,花了7万亿韩元,大概63亿美元,平均下来,每一架的价格大概1.6亿美元,可以说是下了血本了。

而身后的KAI自产FA-50,不值钱的货。

两者的技术差了几十年。

这个时候,飞行员不但是战斗人员,他们还是国家资产。

这名飞行员的思维速度非常快,判断也非常精准。

在他的面前,时间似乎都变慢了。

所以,他才看清了那一切。

在他刚刚看到远方飞来的寨师翅膀时,飞在他侧前方的白色云中君,背部突然有一对翅膀弹出。

真·云中君!

完整形态!

白色云中君开始加速了。

他背部的迷你涡扇发出了轰鸣,澎湃的推力,将他向前推出。

然后右手光芒一闪,一把长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谷小白左右两手持着长刀,把长刀摆到了肩部的左上方,紧紧握住。

翻滚着飞过来的寨师的断翼,飞到了谷小白的面前时,恰好变成了和谷小白举起的长刀完垂直的角度。

就像是已经完计算好了一样,那一刻,断翼和竖起的长刀,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十字。

下一秒,长刀像是灼热的刀切入黄油一样,毫无迟滞地切入了那断翼之中。

谷小白的双手轻轻扭动了一下,借着断翼向后飞的速度,在断翼上切出了一个平滑的S形弧线刀痕。

如水过礁石,断翼在谷小白的刀下分成了两半。

那S形状的切口,似乎将断翼完美地分成了两半,还赋予了它某种空气动力,在它断开的瞬间,被波动的空气向左右撕扯着,一左一右掀飞,完停止了翻滚,斜斜飞向了上方,像是两只斜射的箭矢,足足飞出了数十米,才又重新失去了平衡,在空中飘飘荡荡着,向下落去。

而失去了右翼的寨师,在空中像是陀螺一样旋转起来,左翼同时折断!

谷小白不慌不忙地调整自己手中长刀的位置,转到了身体的左侧。

像是预先演练过很多次一样,刀过,翼分,向两边飞射。

四片断翼,在空中以X形状飞射。

随后,后方的几架FA-50和谷小白的学员们,从它们的中间有惊无险地穿过。

再然后,他们才开始慌乱起来,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

但事实上,危机早就已经过去了。

在他们看到,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

只有最前面的那名F-35A的飞行员,看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但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只知道,人不可能有那么快的反应速度,因为神经本身的传递速度是有限的。

发动机也不可能有那么快的反应速度,从它开始燃烧到转化成推力,到真正加速,也有一个过程。

为什么谷小白能够反应过来?

难道,他早就已经预判到了一切?

其实他所想的并不错。

人类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

普通人可能意识不到,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已经发生过了的。

因为人类思维的速度,因为人类神经传递的速度。

而这种细微的误差,会被人类的“时间感”统一起来,消弭误差,形成“同时发生”的感觉,或者形成了“即时”的错觉。

但是一分钟能看完一部书,能够在大脑内计算有限元分析,能够把自己的大脑当作超级模拟器,能够在一瞬间经历一场穿越,能够在自己的大脑里让时间加速的人,他看待世界的方式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在一切发生之前,他就已经有了预判。

有时候尽管是无意识的,但提前一秒钟左右,他就知道了会发生什么。

某种程度上,他借用自己的“模拟”,消弭了人类反馈的延迟,在自己目力所及范围内,真正即时响应世界。

对人类来说,这种东西,其实像是直觉+节奏感,可以让人精确到消弭不可思议的误差。

或者做出像是预判的动作。

但没有人的“节奏感”像是谷小白这么好。

对普通人来说,他们只看到了刀光一闪。

又闪。

但谷小白却已经长刀归鞘。

他的右手长刀向左手一收,长刀已经神奇的消失不见了。

只有伸展着双翼的谷小白,在前方飞行。

以及前方失去了双翼,像是冲浪失败,在空中翻滚的寨师试飞员,在不断发出惨叫。

应急频道里:

“哎呦,卧槽!”

“啥情况?啥?”

“妈蛋,吓死我了,这东西竟然会断的?”

“啥玩意儿嘛!”

“吓死爹了!”

“有人受伤吗?”

“没,好着呢!”

大家在应急频道里一通乱叫。

让正在监听应急频道,“听”热闹的“围观”群众心痒痒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哎呀,你们能不能把事情说清楚啊!

有人已经在应急频道里问起来了:“兄弟们发生了什么?说清楚啊!OVER!”

“对啊,对啊……做人不要太过分!OVER!”

听着询问,谷小白摇头。

这世界上好奇宝宝还真多。

不过对他来说,刚才那一切,真的没啥可说的。

“好了,燃料不多了,该回去了。”谷小白拍了拍手,双翼慢慢收拢降速,刚刚突然爆发,对他的燃料来说可不是好事。

云中君哪里都好,就是燃料问题实在是搞不定。

“返航!”江卫大声命令,然后追在谷小白的身后,转向。

两支机群在空中分开,一群继续向前飞,一群则转向。

一白十二黑,像是头雁领着自己的雁群,在谷小白的带领下,向远方飞去。

下方,隐约可见“海上龙宫”庞大的身影,正在公海上疾驰。

应急频道里又安静了下来。

许久之后,大家听到了应急频道里,传来了一个声音:“谢谢!OVER”

F-35飞行员说出了这句话,就听到应急频道里传来了一阵唧唧咋咋的声音:

“哎呀,刚才小白反应太快了!”

“要我说就不该救他们,如果真撞上热闹就大了!”

“咱们距离太近了,也会被波及的。”

“不会的,哥我灵活着呢!我极度愤怒之下,曾经连翻360个跟头!”

“真炸了就热闹了,没看成热闹,失望啊……”

F-35飞行员听着队友的翻译,一脑门的黑线。

你们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你们还在应急频道里呢,说话的时候能不能顾虑一下我们的感受!

然后他就听到:

“等等,我们刚才那是公屏吧!”

“我记得手册上说,不可以长时间霸占应急频道……”

“抱歉了,伙计们!”

“最后,让我们把666打在公屏上!”

“双击666了,老铁!”

声音戛然而止。

十多人正在向下方的海上龙宫降了下去。

高空中,就只剩下了韩国的机群。

蓝天碧海,白云处处。

这万米高空之上,风景独好。

驾驶着超音速的战机,驰骋在九天之上,是常人难以企及的浪漫。

但此时此刻,韩国机群的飞行员们,却只想一件事。

妈妈,我想回家!

这什么跟什么事儿啊!

前方,运输机的下方,寨师的飞行员还在惨叫着:“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

运输机上,KAI的工作人员,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他拽了上来。

空投舱门慢慢关闭。

寨师趴在空投舱的地板上,吐得稀里哗啦的。

导演在旁边看着像是折翼秃鸡的飞行员,为难道:“这可怎么办?这下可怎么拍一起飞行的画面啊……”

“拍你个XX……”试飞员爆了粗。

老子命都没了!

不拍了!再也不拍了!

“呃……不过我们刚才拍到了更不可思议的画面……”摄影师道。

他点开了回放,减慢了速度,看着驾驭着云中君的谷小白动作。

导演一脸无奈。

我们到底是在给谁拍MV啊!

这特么是云中君友情客串吗?!

我敢肯定,这段画面播放出去,绝对火。

可是“云师”你敢用吗?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