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官方网海外载点

红山围场位于内蒙和河北交界,占地一万四千平方公里。这里有广袤的草原,一望无际的森林,以及娟然如洗的高原湖泊,这里水草丰沛,有黑鹳、金雕、白头鹤、大鸨、野麋鹿,金钱豹等超过五十种保护动物。曾作为历代清朝皇帝率领八旗子弟射猎演武的园林。

解放后,红山围场开发成了景区,和野生动物保护区,也有不少影视剧组,会专门到这儿拍摄取景。

东风大卡的轮胎翻起浓重的土腥味道,刹车声分外刺耳,草里惊出一只米黄色的狍子,一转眼的功夫便没影了。

“往前走不远,原来是个军马场。后来拆了,说是要改开发区,都四五年了还没动静。这边岔路多,又没个通讯站。你自己得注意安。”

“我这边有朋友接,您放心吧。”

说罢,李阎在皮椅上放了两百块钱,然后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四处打量了两眼,才转身冲车上叼烟卷的司机师傅扬手道别。

山高云淡,夕阳坠入林海。白雾淹没山脉,天地间一片辽阔清新。

蓦地,两道金色车灯从地平线浮现出来,紧跟着,一辆半旧的乌尼莫克出现在李阎的视野当中。

与此同时,这辆越野车也发现了李阎,俨然以加速度冲了过来,并且在快接近李阎的时候一个急转,把车门对准了李阎。

车窗缓缓落下,司机与李阎四目相对。这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穿着比她身材明显大一号的迷彩服。

“孔雀?”

李阎轻声问。

盛开在花开季节

那女孩摇摇头:“不是,打杂的,顾姐叫我来接你。”

李阎没再说什么,上车坐在副驾驶上,女孩枕着方向盘,饶有兴趣地问:“你一个人来的?”

李阎冲她笑了笑:“昨天电话里,你们只说要我到,别人来不来,无所谓吧?”

女孩脆生生地打趣道:“单刀赴会,好气魄啊。”

说罢,她踩下油门,乌尼莫克发起凶猛的冲刺。向远方驰骋而去……

大概四十分钟,高大的黑色越野车路过一道铁制围墙哨卡,高四米的围墙依靠山丘和密林搭建,把内外完隔绝。环装的铁门上喷着“三眼环球红山围场”的红色油漆。

迷彩服女孩连刹车也不踩,高大的越野车横冲直撞,有身穿橘色条纹制服的工作人员急忙自左右拉开厚重的铁门,如同洞开一张深不见底的巨口,叫乌尼莫克顺利通行。

穿过围墙,四下依旧是漫漫的绿荫,周围偶尔能见到巨大的白色风车。和头顶有红色条纹的松鼠,一派野趣风光。

“本来今天呢,除了姒姐,詹老师也在的,但是昨天夜里一个电话,他就急匆匆地去北京了。”

女孩极为健谈,对李阎的态度也看不出记恨或者轻蔑,语气像是很平常地聊天。

“詹跃进?”

“嗯。”

李阎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女孩斜眼瞥了一下看沿途风景的李阎,笑嘻嘻地问:“对了,我听说你随便两下子就把张才揍得昏死,是不是真的?”

“张才是谁?”

李阎平淡地问。

那女孩先是一愣,随即毫不矜持的大笑起来,她冲李阎扬起大拇指:“我说,我在你身上花了大价钱,你可别让我失望?”

“失望什么?”

“就是待会儿……”

话说道一半,女孩突然脸色大变,以瘦弱的身躯疯狂转动粗犷的方向盘!

乌尼莫克发出沉闷的吼声,一个漂移急转,小半个车身刺啦一声裂开,创口平滑如镜。一道血线从女孩的脖颈裂开,鲜血疯狂地喷涌而出,洒满整个前车窗。

狂风灌了进来!李阎猛地抬头,数十道刺眼的红光迎面而来,如同一张张火焰恶鬼的笑脸,接二连三地击中乌尼莫克,

这辆造价不菲的越野车顷刻间焚烧成一颗巨大的火球,把李阎和迷彩装女孩统统卷入其中。蘑菇状的焰浪扩散开来。炽烈的温度使得周遭的草皮瞬间碳化坏死,张扬的火焰翻卷滚动,叫人不敢直视。

良久,火焰中突兀闪烁出一道扭曲的黑色人影。

李阎肤色通红,身上散发出浓重的雾气,他手里抓着一具焦黑的尸体,脸色平淡地望向不远处的草丘。

那里站着一个黑色背心,墨绿裤子,浑身肌肉匀称的男人,白色的气流和火焰彼此纠缠成一条大蟒蛇,正盘旋在他的腰背上。

那人目睹李阎走出火场,伸出右手,狞笑着冲他勾了勾手指,手腕还没来的及放下,双眼突然被无边无际的暗金色充斥!

那是金母大剑的颜色。

————————————————

“当初我们说好了,拥有“四实”财富的代行者,不能以任何名义,在天·甲子九果实培养个人势力。但是这大半年里,你和姒文姬的“三眼环球”,走的是越来越近了……”

赵剑中穿着一身黑色唐装,正把玩着一把凤凰状护手的仪仗指挥刀,刀身笔直,黑色的刀鞘上刻有九龙和万里长城,刀铭“威武文明,壮我军威”。刀柄上镶嵌有一颗璀璨的红色宝石,华美威严。

正面刀身,刻有“天下第一刀”五个大字,以及铸造者的名字:沈从岐。

詹跃进面向赵剑中的背影,摊手说道:“援朝还要睡上一年多,我只是替他打理手下的人和生意,“三眼环球”这么大的骨架子,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有一大堆的麻烦事。我不管,难道真叫姒文姬去管?”

“我看她这些打理得就不错。”

詹跃进摇头:“那是援朝在,援朝不在,姒文姬压不住援朝那帮如狼似虎的老部下。你也不是不知道,那帮人一向不太看得起姒文姬。”

赵剑中似模似样地叹了口气,他放下指挥刀,轻轻锤着自己后心:“外头现在总有传言,曹援朝当初不肯接受十主内部的决议,坚持要以昏睡两年的代价,给他老婆擦屁股。其实是找借口叫你回来,羽介联手来斗我这个糟老头子。”

“这种话有多荒谬,你心知肚明。我看多半是你的人编出来探你的口风。他们眼馋“三眼环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居心的话我听过很多,比如,别人都说你人主赵剑中这么强势地把控天·甲子九果实,甚至当初以你十主第一的名望,居然不惜放弃开采其他果实,也要达到这一点。其野心和目的,是要摘取这颗出产阎浮行走的天·甲子九果实……”

说到这儿,詹跃进故意停顿了两秒,等赵剑中慢悠悠地把目光移过来。他才继续道:“这种传言我向来是嗤之以鼻。”

赵剑中盯着詹跃进看了一会儿,冲他举起茶杯:“我向来不和“高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和“小布尔乔亚”浪费时间。如果你对我有一星半点这样的想法,那喝完这杯茶你就可以走了。”

“还是要喝完茶才能走么?”

詹跃进哈哈大笑,赵剑中一个电话把他从红山围场请到北京,其目的是不叫他和李阎做接触,眼下是风口浪尖,很多人压根不愿意相信,这是一场阎浮行走对三千果实的失败,而更愿意理解为,这是一场暗流汹涌的十主内斗,赵剑中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平息事态。

“我不打算和你绕弯子。张义初也好,神皇帝也罢,哪怕是可能在背后的思凡和太岁,我都不感兴趣,这是你们五仙类该头疼的。但李阎,他身上可能关系着一项“三眼环球”探索了十年之久的秘密,关于人仙传承的来源。我找他来只是确认我的猜测,如果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我不会再打扰他。如果和他有关系,我和他合作共赢。我知道你很欣赏他,如果是第二种情况,算我挖你一个墙角,你不会连一个八极行走都舍不得给我吧?”

“可以。”

赵剑中言简意赅:“但不能出人命,我说的,是任何一条人命。”

“本来我是可以和你打包票的。”

詹跃进说道。

“本来?”

赵剑中的语气低沉了几分。

“姒文姬觉得,比起不知真假的言谈,她更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真相。如果我在,她不会越俎代庖。可如果我不在,她大概会用自己的方式,来确认李阎身上的秘密,用武力。”

詹跃进把茶杯举高:“我是不是该喝快点?”

“……”

赵剑中放下茶杯,默然不语。

————————————————

“尼玛个巴子的赵艾国,老娘新买的越野车!”

迷彩服女孩猛地一捂脖子,愤恨骂道。

“别埋怨了,那小子给你出气了。”

代行是孔雀的顾跃面对一整片屏幕墙,攥着一杯可乐啧啧作声。

那个身上环绕风火大蟒的男人已经昏死在草地上,脸上肿起老高。

“诶,他这么厉害?真的只是个晋升不久的八极巅峰行走?我看代行者也不过如此了吧?”

迷彩服女孩凑了过来。

“这不算什么,因为有阎浮试炼这道坎儿,八极行走之间的差距,可能比十都到八极之间的差距还要巨大,而且这小子走运,拿到了四实之一的凛冬药剂,纯粹的肉体强度,是同类行走的十倍。但如果多来几个八级巅峰行走,就另当别论了。”

夜幕将至,李阎脚下的野草低伏,大风呜咽,起伏的草丘上,至少十余道红光冲天而起,每一道红光都代表着一名足够对李阎产生致命伤害的八极巅峰行走。

黑鹊环绕,赤霞萦绕羽翼的虎爪白头鹰,魌雀。

长满鳞片,尖喙鱼尾的飞鸟,箴鱼

赤角人面,虎狼之身的走兽,鼍围

……

种种不可思议的异兽法相浮现在草原和天空中间,将形单影只的李阎围在中央。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