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苹果影院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不错,既然这次考试是太子主持的,这题目自然也是太子出的。

国库空虚,而民间犹苦,太子就想着,怎么能多收点税,然后又不加重百姓负担。

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不可能,于是便出了这样的题目,想看看那些新进士可有人提出什么好的看法。

结果让他很失望,主考官们推荐的卷子,都是些四平八稳的话——一般人考试不可能像安然那样剑走偏锋的,而是尽量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自然是些四平八稳的内容——他看着根本不得劲,因为没说到他心里去。

于是便不耐烦看主考官们推荐的,而是自己翻起了那些卷子,看可有自己喜欢的,于是自是看到了安然写的那个。

安然写的那个,会触及很多人的利益,而且言辞锋利——其实安然觉得自己写的挺平和的,只是相对于那些四平八稳的人来说,她写的这个就显的锋利些——所以写的再好,主考官也不会推荐的,要不是太子有自己的想法,会去翻这个考卷,要不然是老皇帝阅卷的话,他是不可能浪费时间,再去翻其他试卷,而只会从主考官呈上的试卷中,定下一甲三名和二甲头名,其他就交由主考官们处理的,那样一来,安然的这卷子的确到不了皇帝跟前。

但这会儿安然的卷子被太子看到了,又欣赏,太子自然就不会再让她的卷子落到那堆没推荐的卷子里。

依照太子的意思,这样符合自己心意,然后又有才华,写的很好的人,该点为状元的,但想着那样让对方太站在风口浪尖上了,所以转了个弯,便点了个探花。

因是太子的意思,主考官们就没反对。

倒不是他们真的不会反对,只是这是太子第一次出来主持较大的差事,他们还摸不太清他的性情,所以暂时观望,反正就算将那人点为了探花,对方真正在朝廷上发力,也还早得很,他们还不用担心对方那篇文章,这时就能损害到自己的利益。

于是托太子的福,放榜的时候,唐家人就发现,唐知贤固然中了进士让人高兴,更让人意外的是,安然竟然高中探花!这完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安然上次乡试,虽然考的也不错,考了第三名,但要知道,乡试是本地的人一起考,而会试殿试可是国人一起考,这个唐安然竟然能以当时第三名的成绩,高中进士榜第三名,能不出人意料吗?

爱摄影的KIKI粉红诱惑写真图片

再说了,就是先前会试,也没那么高名次啊,也不知道这次殿试怎么名次会进步那么多,事出反常即为妖,这其中只怕是有猫腻的啊。——显然,有人猜到不对劲了。

其实就是安然自己,也非常意外,不像上一次那样,觉得是意料之中,无他,她当时写的那些东西,不符合中庸之道,她觉得不可能名次高的,所以她是真没想到能高中探花。

所以这时看报喜的人说她中了探花,唐府上下喜气洋洋的模样,她自己都有点懵。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给道喜的人一一致谢,好在报喜的人经常看到考中了的人这副完呆掉了的表情,所以安然的反应倒也在意料之中,没让谁觉得不对劲。

唐大夫人和蔡姨娘,自然还像之前安然和唐知贤中举时那样,一个高兴,一个生气,不过不一样的是,比安然第一次考的比唐知贤好,蔡姨娘完接受不了相比,会试安然的名次再次比唐知贤好,这次殿试更好,一而再再而三地好,虽然蔡姨娘仍然不高兴安然考的比她儿子好,但已渐渐接受安然的确比自己儿子更聪明的事实,所以顶多是不高兴,倒不像去年安然第一次比唐知贤考的好时,情绪那样激动了。

放榜之后,众进士就受到皇帝的接见。

不光皇帝,太子也在其中。

要是只有其他人也就罢了,太子可能兴趣缺缺,但他想看看安然,所以就算没他父皇景明帝的吩咐,他也会找个借口过来看看的,更何况他父皇有让他过来看看,他自然是立马就过来了。

不大会儿众进士以状元、榜眼、探花三人领头,走了进来,拜见天子。

太子早就想看看能写出那样一篇言辞犀利又言之有物的好文章的人是哪一个,这时看探花是一个二十岁左右、如青松挺立般的俊美青年,不由心中就赞了一声好,想着自己果然不愧为天孙,这随便一点,点出来的人物就这样俊秀,跟探花这名儿再配不过了,而且,这样的人也更符合自己心中对贤才的期盼,毕竟要是个又老又丑的,像那些腐儒那样的人物,他是要失望的。

别怪太子着色,这人都这样,连圣名在外的先主,一开始不也是喜欢长的好看的卧龙,不喜长的差的凤雏么?食色性也,长的好看的人,总会另有一份优势。

文章写的好,人还长的好,一下子就让太子喜欢了,所以等安然从大殿出来,准备回去的时候,转角处有个公公朝她招手,安然指了指自己,那人立马点头,安然虽然不明白宫中怎么有太监要找自己,不过还是依言过了去,就是心里提高了警惕罢了,毕竟后宫不是普通地方,她可不能招了什么麻烦。

那公公看她过来了,便满面笑容地道:“探花郎,小的主人想见见您。”

“不知公公的主人是……”安然犹豫地道。

她可不能被人坑了,跟这人进了后宫,到时就要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那人看出了她的犹豫,忙道:“小的主人是太子爷。”

安然听说是太子,不由惊讶,想着太子怎么会见自己。

当下安然不免问那公公,那公公笑道:“小的也不知道,殿下只让小的过来请唐探花。”

既然是太子有请,安然自然不能推脱,于是当下便跟着那公公七拐八拐,不大会儿来到了一组宫殿前,安然看了下,发现是皇子所,便放下心来,暗道不是后宫就好。

进了个宫殿,安然看到里面滴水檐下,站着的正是刚刚才见过的太子。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