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会员

江漓漓没有心思细品爷爷这番话,也顾不上敲门了。

她穿过病房,直接走到病床前,“爷爷。”

叶晋康和叶守炫见江漓漓来了,默默地往旁边挪了挪,给江漓漓腾出距离老爷子最近的位置。

他们知道,这种时候,只有江漓漓能让老爷子安心。

“漓漓?”老爷子一见江漓漓,眉间深深的纹路都瞬间舒开了,“怎么样?你没事吧?”

“爷爷,您别担心。”江漓漓握住老爷子的手,轻描淡写道,“不是什么大事。”

“我怎么听说,你被带回警察局了?”老爷子说着,瞪了叶晋康一眼。

叶晋康轻叹了一声,后退了一步。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江漓漓没有趁机告叶守恒的状。

爷爷已经看出来了,不管叶晋康知不知情,这一切,一定是叶守恒捣的鬼。

既然爷爷心知肚明,她就更加不会仗着爷爷的信任,就向爷爷告状了。

她会用证据证明叶守恒的卑鄙!

粉红美少女呆坐窗台可爱迷人唯美写真

“爷爷,我是去警察局了。不过,我只是去协助调查的。”江漓漓的语气,始终风轻云淡,“因为最后一个接触那份计划书的人,是我。”

“只是协助调查?”老爷子半信半疑,“没有别的了?”

江漓漓笑的格外俏皮,“要是还有别的……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啊!”

“……”

老爷子想了一下,觉得道理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宋子琛看准时机,走进病房,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爷爷!”

“子琛?”老爷子很意外,“你怎么来了?”

宋子琛说一半藏一半:“我中午跟嘉衍他们一起吃饭,嘉衍有急事要赶回公司,我送漓漓回律所。结果半路上,漓漓接到电话说您不舒服,我就跟她一起过来了。”

顿了顿,宋子琛又接着说:“爷爷,您就放心吧!漓漓不会骗人的。”

江漓漓很认可宋子琛这句话,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好,我相信你们。”老爷子看见宋子琛,心情好了不少,问道,“子琛,最近怎么样啊?”

宋子琛一脸满足,“爷爷,我最近很好!”

老爷子端详着宋子琛,眼睛突然一眯,“你小子,是不是谈恋爱了?”

“……”

宋子琛一愣,在心里直呼神了奇了。

他只是说了一句最近很好,老爷子这就看出来了?

那么问题来了——他要怎么回答?

江漓漓也看着宋子琛,一眼看出了他的为难。

为了感谢宋子琛这次出手“相救”,她决定帮他一把,说:“爷爷,子琛的恋爱……一直谈着呢!”

“一直谈着?!”

爷爷的表情从不解,到震惊,又变成意外,最后定格成了无奈。

但是,他没有以长辈的身份,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教训宋子琛,只是笑着感叹了一句“年轻人啊”。

宋子琛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有苦说不出。

他……现在和林绽颜在一起啊。

江漓漓还内涵他是个花心大萝卜!

爷爷没有在宋子琛的感情问题上纠结太久,转而问江漓漓:“嘉衍他……接下来有没有什么打算?”

江漓漓也问过叶嘉衍这个问题,叶嘉衍当然是有打算的。

可惜,叶晋康在这里,她不方便告诉爷爷。

“嘉衍会有对策的!”江漓漓力求让爷爷安心,“我们会找出是谁泄露了计划。”

“……”爷爷一副想生气,但又觉得事情很好笑的样子,“有些人……竟然怀疑到你头上!”

“不是他们怀疑谁,就是谁!我有证据证明不是我做的。”江漓漓一派轻松,“如果他们硬要赖在我头上,那他们……找错人了!”

“漓漓,很好!”

老爷子眸底的阴翳雾霾渐渐散开了,双眸恢复了一贯的清亮。

宋子琛全程围观下来,只觉得自己越来越佩服江漓漓了。

江漓漓不但越来越会内涵,就连狠话,也说得越来越狠了!

神奇的是,她的狠话可以做到一点都不露痕迹。

他以前真是太天真了,才会觉得江漓漓好欺负。

老爷子欣慰地拍了拍江漓漓的手,表示他相信她和叶嘉衍,接着看了叶晋康一眼。

这一眼,所包含的情绪,极其复杂。

叶晋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下意识地避开了老爷子的视线,说:“老爷子,没事的话,我先回公司了。”

“去吧。”老爷子看了叶守炫一眼,“你留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

叶守炫想说自己有事,不料被老爷子打断了:

“别找借口,我知道你没事。”

“……好吧!”

叶守炫苦笑了一声,没有做任何解释。

解释……也没用。

在很多人眼里,他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不能怪老爷子也这么认为。

毕竟,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差点这么认为了!

老爷子没有急着跟叶守炫说话,而是看向江漓漓,“你和子琛都还有事要忙吧?我没事了,你们先回去。”

“爷爷,”江漓漓说,“我留下来陪着您。”

老爷子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他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江漓漓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他示意江漓漓快走,说:“等你们把事情处理好了,再陪我也不迟。”说完看了看叶守炫,“别担心,守炫和王叔都在这儿呢。”

江漓漓看了看叶守炫,倒是没想到正好迎上他的目光。

跟叶守恒那个人比起来,她还是很相信叶守炫的。

叶守炫有时候只是说话不讨喜,但他这个人,本质不坏。

“爷爷,”宋子琛说,“那我和漓漓先走了。”

老爷子笑着目送他们,想了一下,还是叮嘱宋子琛,说:“家庭和婚姻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不要把这件事想得太绝对。”

宋子琛知道老爷子是在劝他,希望他改变不婚的想法。

他看了一下江漓漓,不知道是想到什么了,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松口:“爷爷,您等等我!说不定……我马上就会有好消息了!”

宋子琛愿意松口,老爷子已经很开心了,说:“我会等你的。”

所有人都离开后,病房内,只剩下老爷子和叶守炫。

叶守炫知道,如果没有很特别的事情,老爷子是不会特意把他留下来的。

叶家……从来没有什么人关心他。

爷爷更关心叶嘉衍,因为叶嘉衍的管理和商业才能都很突出。他父亲更关心野心外露的叶守恒。

他……只比透明人好一点。

“爷爷,”叶守炫开门见山地问,“你需要我做什么?”

“守炫,”老爷子看着叶守炫,“你有没有想过,去公司上班?”

叶守炫愣了一下,“爷爷,您是认真的吗?”

“爷爷很认真。”老爷子严肃地点点头,“爷爷可以安排你进公司。不过,进了公司之后,你要跟着嘉衍,不是你爸爸和哥哥。”

“爷爷……”叶守炫顿时替自己的父兄感到悲哀,“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家老头子和叶守恒,但是在我面前,您确定都不掩饰一下吗?”

老爷子用一个笑容回答——他懒得掩饰了,继续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最重要的是,你很聪明。跟着嘉衍,你以后……”

“爷爷,”叶守炫打断了老爷子的话,“我不想进公司,也不会为了让您高兴而进公司的。”

包括叶嘉衍在内,叶家的人都会为了让老爷子开心,去做一些自己原本不愿意做的事情。

但是,他不会。

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老爷子也不生气,试着问:“守炫,你是不是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叶守炫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就喜欢玩儿!”

老爷子无奈地笑了笑,“那你帮爷爷一个忙。”

“哼哼!”叶守炫笑归笑,但神色还是严肃起来了,“终于说到正事了!”

“帮我观察观察你大哥和嫂子,是怎么回事。”老爷子叮嘱道,“有什么消息,及时告诉我。”

叶守炫从来不白白付出,直接问:“如果我观察或者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告诉您,我有什么好处吗?”

老爷子有些意外,“很会谈判嘛。”

叶守炫学着老爷子的语气,说:“这毕竟是我们家的优良传统嘛!”

老爷子忍俊不禁,想了想,说:“只要你能提供有用信息,爷爷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前提是不过分、爷爷能做得到。”

“过不过分这个标准怎么衡量?”

“哦——”老爷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没有标准,过不过分,都是我说了算。”

姜还是老的辣。

叶守炫不得不承认,在老爷子面前耍手段,无疑是班门弄斧。

不过,能得到老爷子这样的承诺,已经很不错了。

他点点头,答应下来,算是正式和老爷子达成了交易。

不一会儿,王叔办完手续回来,老爷子让叶守炫去忙他的。

王叔很意外,笑呵呵的说:“叶小少爷也有事要忙?”叶守炫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现在有了,而且是正经事。”老爷子说,“我交给他的任务!”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