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下载app安卓

什么叫猖狂?

定义各有不同,可最近京城火热出炉的《东林党》,却是告诉了所有书迷和读者,真正的猖狂到底有多疯狂!

辱王侯,慢公卿,视皇帝如无物……

尼玛,真是牛比大发了,也不知道这么一帮子还没有一位内阁大佬支撑的‘东林党’,哪来的底气和傲气?

后面的内容,更叫读书和书迷心头发寒。

书中的大明朝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的境地,可‘东林党’依靠南方强大的钱粮支持成为朝廷最强派系。

没上位时对朝廷的政策各种口诛笔伐,等他们自己上位掌控朝堂立即变了嘴脸,各种排斥异己稳固权柄,甚至还弄出了《奸邪录》这样的玩意打击政敌。

虽说没有对这些情况的详细描写,可只是稍稍提及,就叫人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尤其是朝堂上的一干文官大佬,对此分外敏感:还能这么玩?

情节,主要描写东林党,是如何一步步占据朝堂主流的,又是通过什么手段成为了大明朝一家独大的势力。

不说先期的书院,还有后续的科举手段,后面最重要的就是控制翰林院,将这个储相机构彻底变成自家地盘。

如此一来,不管内阁阁老如何变化,总是不出‘东林党’一系范畴。

期间又有各种阴险手段,压制不同派系的官员,就是皇帝都被轻松糊弄。

美人美腿蛇腰炎夏不失清纯

总之,《东林党》一书,将不存在的大明朝后期,某一个政治势力的嘴脸完全暴露,简直就是在打文官集团的脸。

尤其被重点照顾的翰林院,更是肆无忌惮触目惊心。

当下的翰林院掌院学士被惊得不轻,私下里没少破口大骂‘琮三少’这厮混蛋,把这么大一屎盆子往翰林院头上扣。

要是换做寻常,早就上本弹劾‘琮三少’的妖言惑众混淆视听,请当今下令直接擒拿了。

只是什么动静都无……

直接偃旗息鼓,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

没办法,《东林党》这本里的内容,在现实中也是部分存在的,一旦闹腾起来可就不好遮掩了。

再说了,这时候就是傻子也知道,‘琮三少’这小子之所以写出这样的玩意,正是在给老丈人林如海出气呢。

就算内情叫文官集团大佬都忍不住心惊胆战,却也不好真的拿‘琮三少’如何,真以为林如海是软柿子么?

只是,的影响已经出现,对于文官集团的声誉损伤可是不小,需要花费一点时间和精力慢慢弥补。

可惜,这么一个给文官集添堵的好机会,勋贵集团竟然没有抓住,也不知道牛继宗等勋贵大佬什么想法。

……

此时,贾琮和林黛玉夫妇,已经跟随林如海抵达西山。

身边,还跟着薛蟠和薛家的大票护卫,西山毕竟乃是边疆省份,没有强大的武力支撑,是绝对做不好事情的。

到了晋阳,以林如海的能力和手腕,掌控巡抚衙门十分轻松,就是有跳腾的,也根本闹腾不起丝毫水花。

贾琮第一时间拜访了几年前交流切磋过的晋阳武林豪杰,并且直接表露了新巡抚上门女婿的身份。

如此一来,虽说免不了遭遇私下里的讥讽嘲笑,可晋阳的一些强人都知晓新任巡抚不好招惹。

这时,林如海入主巡抚衙门,感受到权柄受到威胁的某些存在,想要利用晋阳当地强人闹腾,给自己和一系势力争取机会的想法,彻底落空。

边疆之地的许多规则,与繁华富贵的江南之地大有不同,这里的豪强更看重的是拳头。

“早就听闻西山等边疆之地民风彪悍,眼下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林如海其实也感受到了压力,巡抚衙门里的官员,竟然有好几个表露出明显的不满和敌意。

这要是放在淮扬巡抚衙门,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他也没客气,有些能够直接拿下的,干脆利落的将人弄到清水衙门坐冷板凳。

至于以巡抚之尊都无法处理的,那就当做没看到,一切按照规矩办事就成。

他如此干净利落的手段,倒是震慑了一干桀骜不驯的官员。

起码,平日里的公务往来,不会明目张胆的敷衍搪塞。

可就是如此,林如海依旧感觉很不满意,这样的局面显然不是他乐意看到的。

“岳丈,没什么好说的,不听话就靠边站!”

贾琮嘿嘿一笑,悠然道:“我倒是觉得如此直接更顺心意,没必要玩那些弯弯绕!”

“说的轻巧,多年的习惯是能轻易改变的么?”

林如海摆了摆手,没好气道:“可不要尽出馊主意,被你小子带沟里去了!”

其实真说起来,倒也不能怪西山巡抚衙门一干官员不给面子,而是习惯了这边的做事风格。

话说,作为边疆省份的官员,其实前程相当有限。

因为时刻受到塞外草原蛮族的威胁,西山这里的生产生活都无法正常运转,也就没什么发展可言。

可以说,整个西山其实都是围绕那些大大小小的军州打转转,从输送给军州的庞大钱粮物资中,捞一点油水日子过得相当苦巴。

没有大规模战事的时候没政绩,可一旦爆发的大规模的边塞战事,巡抚衙门这边必须负责十分沉重又不讨好的后勤运输任务。

战事顺利功劳是边军将士的,战事不顺就要跟着背黑锅。

可以说,凡是在西山这边当官的,基本上算是被发配了,没啥子前途可言的。

常年得不到调动,自然而然与地方豪强联系紧密,同时也受到西山边疆风气的影响,一个个性子蛮霸。

“那接下来,岳丈还要不要去巡视各地的驻军营地?”

贾琮轻轻一笑,不跟老丈人顶嘴,直接问道:“既然岳丈有了掌控地方驻军的权力,在西山这地方还是早早控制在手里的好!”

“怎么,你小子不是说武艺强横,足以保护我的安全么?”

林如海调侃道:“现在感受到压力了?”

“我自然有把握保护岳丈还有夫人的安全!”

贾琮淡然道:“前提是,岳丈以后长居巡抚衙门,最多也就在晋阳主城区溜达,做一个令不出晋阳城的空筒子巡抚!”

“好小子,竟然敢如此编排老夫!”

林如海笑骂出声,脸色逐渐变得严肃,沉声道:“既然我已经成为了西山巡抚,定然要有所作为!”

“想要有所作为,手头没有强大的武力可不成!”

贾琮笑吟吟道:“好在朝廷还给了地方驻军的指挥权,我就和岳丈走上一趟,会一会地方驻军里的豪强!”

林如海默默点头,悠然道:“也只能如此了!”

……

虽说已经做了决定,要将西山各地地方驻军牢牢控制在手里,却没必要太过急切,好像迫不及待一般。

毕竟巡抚最重要的工作,还是抚境安民!

林如海新官上任,眼下也还没到放火的时候。

贾琮此时也没心思出门,林黛玉临盆在即,不管是他还是林如海都窝在巡抚衙门后院,不敢随意出门。

等到林黛玉怀胎十月正满,这日突然发动,一下子叫整个巡抚衙门后院都紧张起来。

哇……

一声响亮婴孩啼哭声响起,漆黑的天空也出现丝丝光亮。

立于产房外的贾琮,这一刻心脏猛然剧烈跳动,感应到了产房里一股神秘的血脉联系陡然出现,迅速变得清晰。

突然间,心中涌起一股生的感悟……

原本就磅礴的精神力,好似受到某种刺激,竟然猛然朝外迅速扩张,瞬间扩张了十倍有余!

心中,得至皇宫秘库的《身外化身》之法自然流转,陡然强大十倍的神魂猛然分出小半,仔细感应竟然拥有了某种特殊灵性。

脑海中传来一阵剧痛,贾琮猛然从莫名感悟惊醒,额头瞬间渗出一层冷汗,只觉整个天地都不同了。

“恭喜老爷,恭喜姑爷,母子平安母子平安!”

这时候,产房冲出林黛玉身边的贴身丫鬟,满脸喜色道喜:“小姐生产十分顺利,要老爷和姑爷不要担心!”

呵呵……

贾琮一把扶住身子颤抖,摇摇欲坠的林如海,笑道:“赏赏赏,大家都有重赏!”

说着,就给身后的林管家使了个眼色,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他处理了。

扶着林如海到了产房门口,此时产房大门已经打开,一个产婆满脸喜色抱着一个襁褓走了出来,恭喜道:“恭喜老爷恭喜姑爷,这就是刚刚出生的小公子……”

贾琮这个亲爹没机会第一时间抱一抱自己的血脉后代,就被林如海赶走安排报喜事宜,这样的好消息自然得第一时间告知所有亲朋好友。

虽然有些担心林如海那疯癫的狂喜样子,不过贾琮并没有继续留下来,先进产房看了看神志清醒,脸色有些苍白的林黛玉,这才施施然离开巡抚衙门后院。

他也需要好好的琢磨琢磨,尤其是孩子刚出生那时,莫名其妙的感悟和体会,还需要时间慢慢消化,这可是极大的福运……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